现在的位置: 首页生活>正文
春运回家真不容易
发表于6年前 生活 暂无评论

春运回家真不容易

寒假回家每次都很波折,这次也是,先是莫名其妙的开始售票居然不知道,然后就是莫名其妙的排了三小时的队,只买站票,铁道部上一年说不让任何一个学生站着回去,于是,只要有学生证,不管去多迟都能买到,结果今年全面实名制,我却买不到?我去,用不用这样。幸亏我同学每天早起打电话,终于买到到来宾的坐票,但是从来宾还得转车回南宁,虽然没有卧铺爽,不过这算好的了,总比站着回去强。

苦逼的考试结束后,因为要等我同学,在学校多呆了两天,然后去的那天是坐公交去的,结果坐过站了,我去,因为武汉的公交很多都不报站的,而且我平时都是打的,没坐过这趟公交,结果我叫司机停车让我下,他居然还责怪我干嘛不早点下,我只想说,老子不是武汉人,我怎么懂,靠。

然后我就往回走了半个站,累死,跟我同学在开封菜等开车,结果可耻的晚点了半个小时。不过还好,晚上人不多,不像往年,候车厅人多得不像话,然后上车,春运的情况大家知道,车上除了人还是人,人多就算了,还每个都带那么多行李,真是,难受死,而且要坐16个小时,要命。

至于车上怎么样,我就不说了,那叫一个痛苦,不过我那节车厢上有个乘务员,是个光头北方大汉,因为车是从郑州发车,所以有个北方口音的乘务员也可以理解,但是这光头不是一般人啊。事情是这样,车上人很多嘛,然后过道是很挤的,地上躺着都是人,要想去厕所,或者打水间,只有乘务员过去的时候,跟着他走才能走过去。于是我同学就跟着他,结果不小心踩到他鞋子,结果他很生气,然后还想踹我同学一脚,结果看我同学是女的,然后就骂了几句。很嚣张的一个光头,不就踩一脚嘛,至于嘛,靠,北方的乘务员就这素质?然后我去厕所的时候,也跟着他,因为我怕踩到他鞋子,我已经是很小心的了,结果不知道是天意,还是他故意把脚提慢的,草,居然踩到了,他立马恶狠狠的瞪着我,我以为他准备出脚踹我,我立马准备应招,结果他没出脚,他迅速使出龙爪手,好像要抓我脸还是耳朵,我反正是迅速从侧面闪开,然后他恶狠狠说你干嘛,我说我去厕所,他说你去厕所踩我鞋干嘛,声音很大,附近的空气都凝固了,我表示当时压力很大,毕竟以我的战斗力对付180以上的光头大汉,估计没有胜算,怎么办怎么办,我说坐地上的人挡住我了,没看见,然后迅速把目光投向地上的人,把压力转移到他们那,囧,光头乘务员表情还是很凶,这时候救星出现了,一个站着北方口音的美大姐说赶紧给他道歉,就没事了,估计是光头他觉得自己也没理由那么生气,然后说道歉就不用了,小朋友,你说你真是,结果旁边的人陪笑,缓和气氛,囧,老子十几年不被别人喊小朋友了,虽然我长得很年轻,但是我过几个月就可以合法结婚了我,嘲讽,赤裸裸的嘲讽啊。然后拍了拍他的鞋,结果我发现,靠,他穿的是那种僧侣的鞋,然后再看看他的光头,再看这车,郑州,河南的,靠,嵩山少林的?刚才那手法,那功力,囧,如果没闪开,会不会打死我啊。之后尽量避开光头才活动,到了广西境内,这光头就不见了,上来了咱们广西口音的乘务员,囧,终于安全了。我说郑州的乘务员都这么凶?动不动就想出手废了乘客?希望郑州的朋友给点解释。

之后经过痛苦的煎熬,到了来宾,趁还有时间,于是逛了下街,之后坐城际列车回南宁,那车是双层硬座,但是上车之后,我发现我被忽悠了,靠,这明明比软座还豪华,车上几乎没人,一个人坐两个位置,实在好爽,车上又干净,这车型,几乎就是日本新干线级别的,A380头等舱的待遇啊,完全不能淡定,坐完那么痛苦的,一下子这么爽,心情真是转变不过啊。可惜只能享受2个半小时就到南宁了,于是结束这开始很痛苦,后来很爽的旅程。

【上一篇】
【下一篇】

给我留言